登录|注册|购物车

谢英凯:我不是天才

关注:914

汤物臣•肯文创意集团董事/设计总监谢英凯

    与一些知名的设计师相比,谢英凯并非师出名门,读的大学也不显赫,亦没有丰富的留学背景。他在一个采访中说过,小时候没有梦想,只是爱画画,是不经意进入了设计圈。
    如今,谢英凯的设计公司已经走过11年,酒店和娱乐场所设计成为了他们的“招牌”项目。西安滚石KTV、郑州畅歌KTV、德庆盘龙峡旅游度假酒店等代表作品,均得到业内和客户的肯定。而回想当初进入这个领域,谢英凯称是“不由自主的”。90年代末,大部分领域都有杰出的设计师代表,作为70后设计师,他只能从还未形成热潮的领域开始。
    毕业不久的他因为领导突然离职,从一个设计助理,硬着头皮当上了设计总监。老板说他很幸运,谢英凯却说过程很艰辛。“我老骑着自行车去工地,那里都是五、六十岁的(工人),因为我什么都不懂,一开始给人家骂得要死,然后慢慢去学他们懂的东西。”
    2002年,谢英凯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却没有遇上对的时机。当时的装修公司,都是装修免设计费,像谢英凯这样的专业设计公司,并没有什么市场。要支付900元的房租,都让他苦恼不已。因此无论项目大小都会接,他觉得只要做了,也许就是转机。
    终于在创业3年后,他得到了第一个过万平米的洗浴温泉酒店项目,可当时的他,根本连洗浴是什么都不知道。于是,他便每天洗八次澡来找感觉,“可能因为我们老实,他对我们很信任。”虽然这个项目做了两年,却为公司赚足了人气。
    公司上了轨道,但为了当好老板的角色,谢英凯花了三年时间,攻读设计管理和公司管理的课程。“他无时无刻不在工作和学习,好像都不用睡觉,是个不折不扣的‘钢铁侠’。”他的同事这样说道。

    做商业设计 理性要比感性多
    【记者】:您主要从事酒店和娱乐休闲场所方面的设计,您会选择这个方向,是不是跟您的经历有关系?
    【谢英凯】:多多少少会有一点,从我们开始创业的时候,觉得有些事情做着做着,好像变成人家口中的专家。但是有时候很无奈,因为我们是70年代的,一出来,其实很多领域已经给大佬级的同行占领了一些市场,我们只能找一些大家不太关注的方面去做。
    【记者】:你们当时所受的教育跟前辈设计师,会有什么差别吗?
    【谢英凯】:前辈当年是没有室内设计专业,很多就是绘画,国画、油画、版画、雕塑。从80年代到90年代,才慢慢有专业的室内设计课,有些老师是读室内设计出来或者从国外回来的,我们是向这一群人学。当然我们也要学国油版雕的基础东西,但国油版雕在某程度是感性较多。我认为设计是相对反过来的,理性的部分可能要比感性部分多一点,比如我们后来做的就有商业类型的项目,更多的要考虑市场、使用者的层面,再用我们所谓的艺术化的方式或者奇思妙想的方式改变这个状态。
    【记者】:现在的设计教育更加丰富,也会有更多类型的老师,不一定只是着重理论性的教育。那么现在的教育跟你们那时候的教育相比最大的差别是什么,有什么变化?
    【谢英凯】:现在很多学生是很幸福的,他们学的东西比我们多,学习能力又很强,电脑可以做很多东西。而我们处于前者和后者之间,我们学了电脑也学了现代设计理论。手绘其实很重要,它是手和脑之间一个互动,现在很多设计师,有电脑就不太懂设计,必须在电脑上面画。
    【记者】:有了电脑,很多现成的东西可以运用。我之前也有采访过一些前辈设计师,觉得现在科学技术会导致很多问题,或者是导致年轻的设计师缺乏思考,在他们的作品当中少了一些对生活的领悟,或者缺乏灵性。
    【谢英凯】:现在很多设计师是选择把资讯复制到自己的基因里。我们现在要求设计师要多听多想,首先要建立自己的设计观念,更多的是希望别人是怎么想这个东西的,而不是自己表现出来的结果。我觉得艺术的灵感跟设计灵感不一样,设计的灵感得先有一个策划,在里面找到一两个点,再通过一些表现的形式反映出来,所以整个过程可能是相对理性的,然后再找到所谓参考图片来反映这个东西。而且我们找的很多图片不是装修图片,而是感觉图片。我们也经常会拿这些不同感受的图片放在方案书里,甲方也会看到,他大概就知道你是什么意思,因为这些用文字是无法表现的。

    我是笨鸟先飞
    【记者】:你讲到的个人感觉或者个人思维方法,其实都是要经过自己一些经历累积,或者与自身天赋有关系。而每个人对事情的感悟不一样,要怎么才能培养出自己的思维呢,你是从小就有这种感悟吗?
    【谢英凯】:我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天才,我大学读的广州大学,也不是一个很出名的学校,没有很强的学术背景。我都会跟很多人说,自己是笨鸟先飞,记得第一份工作,当时的设计总监还是我同学,我读大学,他没有读大学,但他很有天赋。我还问他你怎么这么厉害,你是怎么思考这个问题的,一开始我是找不到北的,他跟我说,其实有些东西你只要喜欢就会留意,留意就会自然想到为什么,然后自己学习调整。
    【记者】:您的第一份工作,还收获了什么?
    【谢英凯】:我觉得那个公司对我影响最大的就是,给了我很多机会。有一次公司的总监突然走了,我当时只是一个设计助理,老板说你试一下,我就硬着头皮试了,通宵达旦把一个很急的项目做完,老板说还不错,甲方老板也说很好。慢慢地,我成为了他们的设计总监。老板说我很幸运,我二十多岁,学到了30多岁才能学到的东西,但是这个过程是很艰辛的。我老是骑着自行车、摩托车去到工地,一开始什么都不懂,人家那里都是五、六十岁的,一开始给人家骂得要死,然后慢慢去学懂他懂的东西。学懂以后你就有武器了,因为你懂的东西他不懂。

    最初创业的五年 自己的荷包里完全没收入
    【记者】:因为公司的关系会得到很多项目,后来自己出来创业,会面临什么样的困难?
    【谢英凯】:超困难。我们是2002年成立工作室,但那时候大部分的公司还是设计工程公司,就是装修免设计费,我们又不做装修,所以在那时候做一个专业设计公司是很难的,首先你就跟潮流不一样。潮流都是包工头、大款,几万块钱请人吃饭,那时候我们什么都没有。我们是坐着黑车去中山看工地,甚至那部车会在中途扔你下去,还要你走路走得半死,但是挺过瘾的。我们几个股东最深的印象是,最初5年,我们一分钱没有分到过,不是不想分,是没有钱,那种坚持不是每个人都觉得是对的。
    【记者】:就是得到的收益连成本都不够吗?
    【谢英凯】:我们的房租是900元,那时候都考虑半天,我们能否把房租赚回来,还要养8名同事。所以我们当时的工资很低,我觉得毕竟钱不是我们最关注的东西,不管项目大小,接了就去做,可能10个项目里就只有2、3个是能完全按照我们的想法做的。
    05年的时候,我们接到第一个2万平米的项目,我们真不敢想象有这么大,这个项目很特别,他原来只有5、6千平米,租回来只有3层楼,他突然有一个更大的想法,把他做成6层楼还要扩建,变成一个2万多平米的项目。我觉得这是一个风险也是一个机会,那也是甲方对我们的信任,可能我们那种老老实实的感觉会吸引到他。那是一个洗浴温泉酒店,但当时我们连洗浴都不知道是什么。
    我们第一次去的时候吓死了,衣服脱光光的,走来走去。我觉得很多项目并不是我们有没有做过,最重要是有没有用心做。那时候跟着他全国到处洗澡,我们就进去脱衣服,泡在里面洗一下,到房间看一下人家休息是怎样的,天天干这个事情。整个项目用2年时间才做完,当时在国内还是蛮轰动的,我们做成的是现代中式加日式的感觉,因为当时洗浴酒店基本是欧式的。

    不要尝试说服别人 要懂得倾听对方的想法
    【记者】:你们当时遇到这个甲方很幸运,并不是所有的甲方都是这么能够理解你们的想法。像在现在这么追求急速盈利的时代,很多甲方不愿意给那么多时间和成本你们做这种事情,如果在现在的情况下,你们会怎么处理跟甲方的关系?
    【谢英凯】:其实设计并不只是一门技术,没有一种标准,我们作为设计师,坦白说也算服务行业,很重要的是我们是如何沟通。我们更多是从第三方的角度分析,你不要尝试说服别人,首先要知道,人家是怎么想的。我们会举很多数据的分析,包括投资的比例,让他认可了这个过程,我们再用另外一种方式展现出来。我觉得这是成就了彼此,让他不觉得我们是在完成自己的作品,而是在帮助他解决问题,每次我们都会挑战甲方的思维,我会先帮他洗一下脑,比如杯子他认为只有圆的,我就问他,为什么不能是方的,不能是三角的?就是要告诉他,东西可以这样想,这个过程是很好玩的。
    【记者】:或者是可以带给他可以另外价值的东西?
    【谢英凯】:我一直说你有没有考虑一个员工,服务的时候要走多远的路,设计合理的话,可以让他少走一点路,他就会愿意对他的客户微笑。但是如果你的设计不合理,让他走多很多路,你觉得他用什么表情跟你服务呢?就是说设计可以改变的东西很多。 
    我们一直说为什么洗手间脏,因为他原来就脏,像我们现在学了一些管理理念就知道,这叫破窗定律,越破的地方越破,我们当时是不知道的,但是我们会慢慢观察这个东西,怎么让他更干净,客户会慢慢感受到,这是对他经营管理有好处和帮助的。

    设计给人带来愉快的生活感受
    【记者】:你的作品,看很起来都很有个性,比如一些KTV,会所,或者是在广州设计周的展区布置,我看到你都会运用到一些不规则的线条,或者是块状的东西,不同元素之间进行混搭,这已经形成了你个人的风格了吗?
    【谢英凯】:我们在考虑一个问题,设计是为了什么?需要慢慢回归到人的需求上,这个空间需要三个部分的性质,公共性、开放性和趣味性。然后我们就想,如果我们给他一个很普通的空间,他能在里面感受到什么。比如一个百货公司,以前就是这里什么都有卖,但是真来买的人,是需要这个东西就来了。现在的百货公司概念反过来,可能我是因为看一个表演,或者听一个小型发布会,去了这个地方,走的时候没有什么东西做,刚好两个朋友来的,女孩子就做一下指甲,看一下电影。这并不只是一个购物的过程,在整个过程中,我们会设计很多生活的感受给他,把这个趣味分享给他。
    【记者】:这次去到荷兰参加室内设计大会,您会想通过这个舞台得到什么东西?或者你作为一个中国设计师代表出去,你想表达的是什么?
    【谢英凯】:非常有幸能够跟其他九位中国室内设计的代表者一同去荷兰演讲,我并不是有资格代表所有设计师,但是自己有信心能通过这次我们十位设计师的分享,让国外的设计师同行和我们,看到世界与我们的差距,或者拉近彼此的距离。我这次出去做的演讲,就是乐生活,乐设计,也跟我们的项目有点关系,我们是以休闲娱乐度假为主的。
    以前的中国,有些祠堂,小孩大人可以聚在一起聊聊天,现在基本很少。其实那种开心,和所谓的娱乐开心是两回事,真正的娱乐是物和人两种形式,或景这三个连接起来才有机会变成一种状态。我们做项目,其实最终的目的是要解决精神上的问题,他是否能从本质上感觉到他是愉快的,让你如何在里面得到开心的状态,这是我们设计的一个起点。
    【记者】:其实这也可能是我们以后需要发展的方向?
    【谢英凯】:以前的人是游山玩水,我们现在是跳跳蹦极,为什么要以这种方式发泄,是因为压力太大。以前人们品茶,现在哪有时间,煮什么茶,拿个袋泡茶,泡两下喝完算了,咖啡也是用冲的。就是社会是发展了,网络是发达了,其实加剧了人们之间的竞争,加剧了整个社会的变化。
回归到我们的项目里,我希望把祖先拥有的一些东西,中国文化的东西,能通过我们的项目抒发出来。不是说去旅游景点看花看草,而是你在这个过程里是参与在这里面的,在这个过程是开心的,所以我们经常所说的设计就是要一个过程设计。

    项目所在地——西安是一个旅游城市,所以该项目不应该只针对本地人,也不是针对哪一个年龄层。能不能找一个地方让消费者觉得跟别的KTV是有差异性,但又都能够认同及认知的?设计的灵感来源於大自然,因为自然界的洞穴、岩石、流水、树木等自然形态都是大家熟知的,这种认知、亲近的“自然关係”就是我们所追寻的,以自然形态作为设计理念,希望消费者来到这里的时候,既能看到它时尚的一面,也能感受到大自然魅力无穷的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