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购物车

高志强:做亲近自然的设计

关注:789


    高级室内设计师、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筑邦装饰设计总监、中国房地产协会商业地产委员会专家委员、中国建筑装饰协会设计委员会委员、IFI国际室内建筑师联盟专业会员, 在这一连串头衔的背后,我们今天的采访对象高志强先生却看上去似乎格外的平和与近人.在高志强先生以往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很多亲近自然的设计,无论是从设计的理念与思想,还是设计手法运用,甚至是在光线的考虑都投射出对于自然的思考;于是就有了今天的访谈。
    记者: 在您的作品中我们看到了很多自然的东西, 比如穷游网的办公室, 天花中体现出很多线性的东西并有一种自然中流畅的美感,而且在以往的访谈中您也提到过在设计中人文与自然密不可分的关系,请您具体谈一谈? 
    高志强: 关于你提到的这个项目,客户在找到我们之前,已经跟几家公司沟通过了,但是都不太理想。这是一家专门做网络旅游的公司,高管全部是从德国回来的年轻人,视野很国际化。我们在初次接触的过程中就对他们进行的充分的了解,然后我们第二次见面的时候阐述了一些理念。理念是什么呢?就是你既然是做旅游的一个网站,那么就要考虑那些与旅游相关的自然与人文的元素,我们想着提取这些元素来作为设计的空间理念,一个是我们发现不管是飞机也好、轮船也好都有一个航线,行走要有一个路线,所有的路径,铁路、航空、海运、行走等都要沿着一条线去走,这个呢自然成为我们设计的主题,也是概念,就是“线”,你看到大量的线。第二个做旅游的呢,旅游的是什么,也有人文景观但更多的是自然景观,所以我们选取了许多自然地貌,非常漂亮的地貌,比如风蚀的岩洞,元阳梯田等等,在效果当中能看到,非常动感的顶部是风蚀岩洞的效果,中间围合的造型是梯田;有许多这样的东西,在内部完全用线贯穿所有主题,横的、竖的、直的还有曲线;还有自然的元素,色调非常简洁,颜色就是麦秸秆的那种自然色,还有绿色,中间没有其他的颜色了。其他几家设计公司的方案不够理想,这是为什么呢? 而客户为什么青睐我们的方案?除了前期与客户有一个比较充分的沟通,再就是找到了那些自然的元素与人文的创作手法。





    记者:  白洋淀民居是一个什么样的项目?只是一个设计小品吗? 
    高志强: 白洋淀民居算是一个探索,一个尝试,实验性的,同时又是公益性的。中国的城市化进程让各个城市变得千篇一律,而当我们看农村的时候,你会发现美的农村都是过去保留下来的老的村寨,可能是明清或者是民国那个时期的建筑,非常美,为什么很美呢?它跟自然融合得很好,像在土地长出来的一样,为什么能成为这个样子呢?因为它符合当地的水文、气象、地理、地貌然后就地取材,符合人们的生活方式,所以它才能够跟当地的环境非常协调。 
    可目前的状况是人们接受很多乌七八糟的东西也接受很多西方的东西,谁给农民服务呢?没有,没有设计师会来到农村那里给农民服务,因为农民不会付设计费,所以呢,农民的住宅就出现了一种怪象:一个村子的人中在外面打工的回来,不知道从哪里搞了一套图纸就做了一个东西,全村一看这一不错,全照着克隆,一点特色也没有。从杭州机场快进入市区你会发现高速边上有很多二三层的小楼,白瓷砖贴在外面,一点美感也没有,也不知道它算什么风格,中不中、洋不洋,屋顶还挂了串不锈钢的冰糖葫芦,就是很奇怪的东西。而且最关键的是,农民房子变大了,变成二层了,可是还没有解决垂直交通的问题,还是要从外面楼梯走上去,从一层到二层,这样冬天的时候很不舒适;而且卫生间仍旧是院子里面西南墙角的旱厕,厨房没有燃气,也没有排水系统,还是过去的灶那样的方式。可以说它没有科学的采暖方式,更不懂得保温。虽然说房子变大了,可是农民的幸福指数一点也没有变化,这才是最大问题。由于那些房子由于没有专业人士的参与,变楼之后没有做结构的测算,所以那些楼呢,其实是个危楼,出于成本的考虑,不绑钢筋或者没有结构的预算,如果发生地震的话,就会出现危险。



    正好我有机会接触这个问题,虽然这个农民就只有十万块钱预算,但我就要把这个房子盖起来。 于是我在那个村子住了几天,不断地跟他们聊,还去村落中考察,我看到当地的房子是基本一样的二层楼贴白瓷砖,很难看;而发现几十年前盖的旧房子虽然破但与当地环境很和谐,这个现象给了我很多的思考。他们家的具体情况呢,一百八十平米的地,要解决三代同堂,需要六间卧室,同时要解决厨房、卫生间,还有小院,另外还要考虑一个交通问题。最后终于把空间布置好之后,发现采光成了问题,周边的环境不可能开窗户,因为隔壁就是邻居,在北方的农村挨家挨户,你不可能在别人家那里开窗户,也不方便。于是我们采用从顶部全部用天窗的方式,解决采光和通风的问题;在院子里面挖了一个沼气池,解决的是污水的排放,产生的沼气供厨房燃气来用,这样新盖完的房子肯定是干净的。但是还有一个特别大的问题,就是平房的保温特别差,一是它接地气,另一个是因为单坯房,你会发现炉子虽然烫手但是屋里不暖和,怎么解决这个问题呢?我发现在当地有一种土坯砖,对他们来讲几乎没有成本,用当地的粘土加稻草就可以做,土坯的好处呢,保温效果好,隔音,冬暖夏凉,我让他们找建筑废旧砖去掉灰泥之后,那些砖非常结实,然后在土坯墙外面做了一个夹心,做了一个墙,拿建筑废旧砖糊上一层,这样的话就不怕风吹雨打了,同时保温变得特别好,地面也做了一层隔离,这样的话整体保温很好,冬天的效果还不错;太阳能解决的是热水问题,沼气池解决的是排污的问题,还有些燃气,屋顶的天窗解决全天候采光的问题,屋顶做了单层,一个大平顶,空间很高,大平顶做什么用呢?因为已经没有院子了,所以平顶还可以晒粮食。所以最后呈现出来青砖的、很质朴的一个房子,重要功能很好,很简洁很干净,同时也符合中国人的生活习惯。当然也不能把房子做得很过分,这样邻居都不好意思去你家玩了,地面都是青砖,这个房子至少像一个他们那里的农民所应该居住的房子,所以舒适感方面的话提升比较大。 



    记者:  建成之后您去体验了吗? 猜想这样一座房子采光肯定特别好。 
    高志强:去过几次,农民很高兴,没有想到能做成这样一个房子。如同你所说,这个房子的采光特别好,大量的自然光,从顶部解决全天候的采光,充分利用了自然中的光线。对于光在以往的项目当中,如果能运用自然光的话会尽量运用自然光,因为自然光对人的感受是最舒服的;另外一个呢,从人工光的话,倾向于更接近自然,见到光但看不到光源,光不刺激、不突兀,没有什么提示性的光环境。 



    记者:  谈到光的话题,我们就曾经看到飞利浦推出的联动自然光的室内照明系统,用窗帘联动将室内外光结合,并充分模拟自然光,看不到光源还可以根据人的作息智能调节。您觉着飞利浦的解决方案怎么样? 
    高志强:  我觉着这个解决方案可能更趋向于功能性。 比如办公空间,一个科学的照度是最关键的,就像飞利浦的产品,白天的话就不需要过多的灯光;但是傍晚的时候应该开多少灯其实要经过测算,其实很多时候是不经济的。飞利浦比较经济,因为根据日光不同的强度进行调节,从节能、从能耗各方面来看效果肯定是比较好的。办公是这样,商业通常使用的是人工光,不建议使用自然光,因为只有人工光才能够把那个商品展示那块做得更好,目的性非常强,而且商业照明照度比一般的场所高很多,比如我们在商业重点照明的时候能够达到一千五百流明,但是办公的话五百就够了,差别很大,这一点呢,不同环境的使用很不一样。 
    后记:从动辄上千万的大项目到只有十万的白洋淀民居,我们看到高志强先生对于设计的态度没有不同;反而在采访过程中我们可以明确地感悟到这个小项目的大价值与大意义。他说:”这个事情后来跟朋友聊, 大家一听兴致特别高. 因为对于设计师而言这是件挺有意义的一件事情。因为我们平时关注政府开发商等大客户,没有人关注农民的生活,可是在未来,这是中国最广大的一块市场,同时也是特别需要有人关注的。因为中国农民的数量最多,而且农村马上要进入百分之五十城镇化的比例,这个比例就代表着社会要发生重大的转型”。当然他还说帮助别人是最快乐的。希望看到高志强先生更多自然快乐的作品。

    通过对高志强采访的深入,我们了解到高先生的设计横跨了不同的室内空间类别,不仅涵盖办公空间、公共空间、别墅、会所还包括了难得一见的博物馆与古建修复与国内设计师很少踏足的国际顶级酒店空间。我们不妨听听他对于酒店设计的解读。
    记者: 在您所设计过的不同空间类型中,尤其是酒店这样对于国内设计师很少踏足的领域,通过您多年以来积累的经验,有那些比较有意思的地方或者是心得可以与大家分享? 
    高志强:酒店的设计受管理公司影响很大。好的酒店一定跟管理公司沟通密切,因为这涉及到后期他们的运营和使用,因此我们既要考虑酒店管理公司品牌特征,文化特色,还要考虑到酒店所处地域的特点、文化、风俗习惯,然后是业主的期望,最后才是设计师把所有的信息整合起来之后,用设计师的视角呈现出来,所以这是一个综合意见的东西。 


    记者: 广州利兹卡尔顿的项目中,我们看到了很多明亮的光的使用,比如客房中统一色调的光运用于洗墙,床头灯等;还有就是一张会议室的图片,光的布局在天花中营造了装饰性的效果,都和您刚才说的契合得很准确;关于这个项目中光的话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 
    高志强: 酒店,尤其是高星级酒店,它所要提倡的东西比较类似,大概分为两块,一块是硬件的,有一种如家的感觉,任何的酒店都提倡有一种回家的感觉,才能够身心放松,才能够在我这里呆上很长时间都不腻。做设计考虑的时候,其实它比家里要奢侈得多,即便家里做了很多的射灯,你也不舍得开,因为通常没有意义。但是到了酒店的时候,所有的灯都打开,这个时候呈现出来的效果是最完美的画面;角落里的落地灯,床头灯,洗墙的光晕,所有都出来了; 尤其是把窗帘封闭的时候才是最理想的状态;酒店室内照明设计在使用光的时候,更多使用的是效果性的东西;就是在酒店考虑到光底效果性。像丽兹卡尔顿就是在照明这一块要求非常高,它要求的是不同的空间呈现出不同的氛围,尤其客房呢又是我们酒店设计最重要的环节,因为客人最多的时间是停留在客房,一个是照度的设计,还有光的层次感,还有整体效果,以及给人的舒适感,这个是设计师考虑最多的。同时,酒店设计都会请专业的照明公司做深化,因为酒店的光源要求功能性是基本的,更多的是效果性,要求灯光要有层次感,明暗关系变化要非常丰富,这样的话才能够使酒店有一个想呈现的个性。 


    记者:中国设计师目前很难介入到国际顶级酒店的设计之中,酒店公司往往更加青睐国外或港台设计师或者事务所,所以中国本土设计师想要进入这个市场不是轻而易举的。作为一个“有经验”的设计师,您在这方面您有什么见解?
    高志强:其实这事儿我觉着再过上二十年就不是问题了,大量的中国设计师就会参与到酒店当中来。因为中国的设计才发展几年,改革开放也才三十多年;设计的认识与发展过程也就是十几年,国内设计师对于酒店的认知度和了解度都很有限。 酒店在未来在中国有很大的市场,你看北京这么多酒店,实际上高星级酒店对于北京这样的城市还差得远,还有许多待建的酒店,近几年就有五六十家;也就是说,那么大量的机会老外也干不过来,呵呵。玩笑归玩笑,在中国的酒店未来的设计中,要带有鲜明的地方特色。这也是所有的国际酒店管理公司所提倡的,就是在一个地方的酒店一定要有鲜明的地方特色,这样的话,人们在入住这个城市酒店的时候才能感受到地方特色加上品牌文化,这样才能相得益彰。作为国外的设计师,虽然他们对于设计有一个比较好的理论体系,尤其是现代建筑,他们所受的教育都比较系统,自然会有很多的方式去解决一些问题,但是他们解决不了最根本的问题,就是文化;中国文化对于老外太难理解,老外做的东西也有好的作品但不多,体现中国传统文化的东西更多的是表皮,中国文化的东西你看明式的家具能看出来,那里面的东西就是跟密斯范德罗一样,极简主义,简到了不能再简,多一点都不行,到那种程度,这个东西老外理解起来很困难,在未来的市场上,中国设计师将大有作为,只不过我们现在掌握的东西还少,而且专业做酒店的设计师队还太少。 

    记者:刚才您提到的文化这一点,其实是我们自身的优势,不过我想着这样的优势不仅限于酒店吧? 



    高志强: 对!不管是酒店也好、商业也好,这些公共环境也好,其实还都没有太注重文化这一块,都是追求视觉上的效果,比较炫,让人眼前一亮,眼前一亮是特害人的一句话,眼前一亮的东西都是刺激眼球的,但是第二次或者第一百次再看的话这个东西就不行了。中国的文化其实特别讲究不需要很浮华的东西,外露的东西,更多的是一些隐性的东西,很多打动你,润物细无声,慢慢融化你的东西;真正把人和环境融为一体的绝对不是特别炫目的东西,那样的东西都是短暂与转瞬即逝的。 
    后记:谈及到文化这一话题,高志强先生意犹未尽。“其实咱们刚才没提到,就是作为设计师,重要的一点,就是什么时候你才叫设计师?什么时候你做的才叫设计?就是什么时候对于自身的修炼和文化达到一个新的高度,这个高度叫什么呢?叫做通晓古今,学贯中西。这个就是设计。你想想看,那些建国初期的大师们做的那些作品为什么那么打动人,为什么过了这么多年看起来仍旧有魅力,就是因为这些大师在中国传统文化上吃的很透,上过私塾,有幼功;他们洞彻中国的历史,中国的文化和传承;同时对西方的历史、文化、艺术都非常了解,所以才能达到那个高度。” 

    附录:部分荣誉
    2008中国室内设计精英奖
    2009全国杰出中青年室内建筑师
    2009中国十大室内设计师提名奖
    2009中国百名杰出室内设计师
    2009-2010美国室内设计杂志(中文版)封面人物
    2009“金外滩”最佳公共空间奖
    2010“金堂奖”中国室内设计年度评选 年度十佳商业空间
    2011“金堂奖”中国室内设计年度评选 年度十佳餐饮空间
    2011入选中国建筑与室内设计师网“设计名人圈”
    2012获第七届中国设计业十大杰出青年提名奖
    2012“金堂奖”中国室内设计年度评选 年度十佳住宅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