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购物车

齐建会:从建筑设计的角度做室内

关注:448


    当建筑设计已经发展到了一个高峰的时候,室内设计尚处在一个较低姿态的位置。因此选择室内设计——齐建会说他分析行情发现,如果做建筑设计,前辈已经很多了,不易搏出位;如果做室内设计,能做到比较领先的位置——是个明智的决策。
    当年,他从清华大学的建筑学专业毕业。白驹过隙,现在,齐建会在医疗室内设计方向俨然是业界的翘楚。
    各有侧重,目标一致
    记者:您说进入室内设计领域是优势,这个优势指的是大行业的优势,还是您个人的优势?
    齐建会:我觉得更多的是考虑个人的优势,因为在那个时候,很多室内设计是学习香港设计的手法和理念,但是它没有真正从建筑学这个层面去理解室内设计,所以我觉得我们这种设计想法在当时的整个行业里是占领先地位的。
    记者:用建筑的理念或者概念来理解和阐释室内设计,怎么理解?
    齐建会:从室内设计来说,我认为其本身就有两个方向:一个方向是更注重一些细部的刻画、一些装饰的手法,包括装饰的一些部件的设计,很多环艺或者是纯室内设计专业比较倾向于这个方向。
    而从建筑设计层面来考虑室内设计,更多的是看到室内与建筑的不可分割的关系。以建筑空间为主的设计者,有建筑学背景,他们更多适合做一些大型的公共建设,或者一些以功能性为主的室内设计,从功能入手。此时,空间是首位,对空间的感觉反应在室内设计上是对建筑空间的二次塑造。建筑提供了骨骼,室内设计使这个骨骼更加丰满、更富有个性。
    以装饰为主的设计者,更适合做一些对艺术性更高的室内设计,比如文博建筑、酒店等。如果以建筑层面为出发点做对艺术性要求较高的室内设计,设计师的优势发挥不大,包括对材料的搭配、色彩的搭配,显然与纯美学的设计师有差距。对市场、社会而言,两者缺一不可,应该说这两个方向各有优势,各有立足点。
    我比较注重建筑的功能、空间的分析。但在实际的设计当中肯定要兼容并蓄,除了需要对空间的塑造之外,还要注重空间的细节。
    记者:入手的方式不同,各有侧重,但目的一致。
    齐建会:随着室内设计的不断深化,逐渐产生了分工。早期的欧洲建筑师们在做教堂、宫殿的室内设计的时候,是把建筑的构件当成装饰来做,实际上建筑师做的不光是空间的效果,各个层面都会考虑。
    现在建筑设计分工越来越细,建筑设计把很多的工作留到了后续的室内设计里,这样就会出现不同的设计分工与侧重:空间的表达、装饰手法、装饰细节,包括不同的设计思路、不同的出发点。
    建筑出发的唯一性
    记者:您有多年与境外设计师合作的经验,这样的合作是室内装饰的合作还是建筑层面的合作?
    齐建会:与他们合作是特别好的经验,因为国外的建筑师不像国内的很多建筑师只考虑建筑的外观,仅仅从建筑结构层面做设计,他们对室内考虑的更多一些,已经对大部分的空间有了一个很深刻的认识和把握。
    举个我们合作的比较成功例子,是和德国的GMP设计公司合作的中青旅大厦。该公司的建筑师对室内的要求是非常高的,从始至终建筑师很关注室内的所有细节,包括室内的基本色彩。而建筑的本身形式——两片很通透的玻璃幕——使建筑的室内和室外连成一体。设计初始,建筑师的设计思路就是非常清晰的。
    他们对建筑空间有很深入的了解,但是对室内的一些施工的工艺,特别是针对中国的工艺是不了解的,所以我们就配合他来完成针对国内情况的施工图并指导施工企业。由于他的整体设计思路已经很清楚了,所以包括对尺寸、节点、尺度的把握都很深刻,这种把握我觉得甚至比国内目前很多室内设计师完成的方案还要深。
    严格地讲,我形成从建筑设计的角度去做室内设计的观念,是同国外的设计师学习而形成的。把室内当成建筑重要的一部分,可能是目前十分行之有效的一种做法。
    装饰的做法可以有很多种选择,可以选择壁纸、木等多种任何材料;可以用任何的手法做,随便你把柱子包成圆的、方的,可以做各种漂亮的柱头。可是从建筑出发去做室内的时候,你发现可能性往往是唯一的——只有一种方式可以使建筑和室内融洽地混为一体。
    这些启发影响着我这些年做设计的基本思路:先从建筑分析入手,再去深入理解建筑,室内和建筑非常有机地结合起来。
    这些年来我也尝试了一些新的设计理念,包括模数化设计。在这种模数化设计的情况下,建筑的有机结合就变得非常严谨,建筑表里如一,看上去非常的理性。
    记者:把室内当建筑来做会不会是一个发展的大方向?
齐建会:也不能一概而论,确实有很多的建筑,它的室内还是要强调独特性的,并不是所有的都那么注重统一性,比如说酒店就始终追求室内设计的个性化。
医疗的室内,永远超越不了功能的范围
    记者:您做了很多医疗室内设计,它本身有一个什么样的特点?
    齐建会:医疗的室内设计不外乎两种做法,从我的经验来看:一种仅从装饰效果出发,做得很漂亮,给人感觉很舒适。当然这是一个先决条件,做任何室内设计肯定都要表现出它美的一面、舒适的一面。另一种,则是在医疗的室内设计中,更多关注医疗功能的实现与完善。医疗的室内功能主要表现在医疗的流线与人性化服务功能。从功能入手的室内设计对医院的作用是,方便实用大于漂亮。漂亮大家都可以做到,但是能把功能做顺了,就需要有一定的知识和更多的经验积累。这也是我们的设计公司在市场竞争中的一个核心竞争力。
    记者:从功能入手是医院本身的特征决定的吗?
    齐建会:是的,医院本来就是个性的东西少,共性的东西多,你见过可以把酒店的造型或者一个剧院的造型做得光怪陆离的,但你见过把医院做成这样的吗?没有!因为医院毕竟是一个功能至上的建筑,所有医院都是大体一致的。
    记者:那么它的共性表现在哪些方面?
    齐建会:比如医疗的基本功能,即医疗的流程。我们经常给人家讲一个例子:做妇科B超的时候,是需要憋尿的,那么我们会在B超室旁边至少设计一个女卫生间,如果把这个卫生间放置得很远,就属于不合理的设计。类似这些的就是共性的东西,任何医院都有这样功能上的要求。我们在做医院的过程当中,首先要梳理它的功能。
    国内的医疗模式其实没有大的区别,国外的可能在就医流程上会不同,那么肯定他们的设计的思路和方法不一样。但我们的医院就医流程大体相同,所以除了建筑的形体,可能整个平面大的形态与布局会有一些差异,但具体到每一个功能的区块里的时候,有很多的共性。
    记者:现在医疗模式的转变,对设计会有什么影响?
    齐建会:确实有非常大的影响。从我们投标来说,早在2000年前后的时候,医院要求看上去洁净、安静就可以了,但现在更注重设计中从心理层面抚慰病人让人感觉比较舒适和放松的设计细节,这些细节应该有两部分:一部分纯粹是装饰性,比如说在合适的地方放上一幅画、一个植物或者陈设,这是感受的部分;另一部分就是在功能上提供一个便捷舒适的环境,比如病人的座椅的选择,灯光的配置,卫生间里面多放一个取样本的台子,或者小孩换尿布的台子。这些细节比那些纯视觉上的东西,对于病人来说更重要。这些是我们设计当中最重要的部分。
    医院之间的竞争也是很激烈的,院长们还是愿意尽可能地提升设施,包括装修的品质。
    他们也很希望在现有的基本功能的基础上,多增加一些附加的东西,为医院多创造一些附加价值,包括像病房里面会提供宽带接口、床头电视,现在所有的医院都会去做高级的VIP病房。VIP病房不受物价局的限制,虽然很多媒体会批评,说这不是为普通大众服务的,考虑的是极少数人,就想赚钱,但很多知名医院最紧俏的就是VIP病房,很难住进去。
    我个人觉得这不矛盾,社会在进步,除了医学水平的提高,医院的服务的提高表现在哪里?就表现在设施的改善、环境的改善这些方面——虽然价格没有改善——给病人提供了更好的治疗,有它另外的收益。
    记者:现在医疗设计方面竞争激烈吗?
    齐建会:说到竞争,我的感受是越是高端的项目,竞争越简单,越是普通的项目,竞争越激烈,能够从事高端设计的机构还是比较少的。一个很大的项目,可能也就4家去竞争,可是有它1/10规模的项目可能有10家去竞争。我们一般选择做高端项目,在差不多三四年的时间,做了10个10万平方米以上的医院,这点来说,可能超越了很多的竞争对手。
    记者:与对手竞争,你们的优势在哪儿?设计似乎更多的是经验之争和理念之争?
    齐建会:对于医疗设计来说,我们最大的优势就是经验,其他的设计还不好说。我们很多时候从设计投标上看,可能并不特别出众,我们还是追求把医院的功能、人性化的细节做得更充分一些,大面看上去平常,细节处理得很巧妙。大部分医院业主是接受后者的。
    我觉得医院的设计还是有很多值得去开发的空间,所以我们现在的一个理念就是把医院的室内设计向前延伸。我们也做了从建筑设计入手的项目,会对所有的医院设计项目首先提出功能优化的方案,这一点也是我们比较大的优势。
    记者:延伸还是在功能上?
    齐建会:对,不管医院怎么变化,还是先把功能做充分。新的医疗技术不断地出现,设计要永远站在最前沿。
    我们的一个方向是,对所有的业主,能够提供室内设计之外更多的服务,因此我们会单独做一个类似于咨询的公司,能够帮助业主完成前期的规划。目前,我们已有完成的两个项目,一个是在刚果金,一个在几内亚。这两个项目我们为没有经验的业主做了前期医疗功能的规划,根据当地的医疗需求帮助业主制定相应的医院工艺流程,甚至全套医疗设备的采购,我们主导了设计之外的项目管理工作,全方位协助业主完成医院建设的全过程。我们在多年的医院设计中也结识了一批优秀的医院院长和基建办主任,他们成为我们的顾问和智库,帮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医院建设的各个细节。
    我只希望得到一句话:这个设计不错
    记者:您现在做室内设计多少年了?
    齐建会:18年。
    记者:您认为能做到多少岁?
    齐建会:其实我想做到一定时候就去当老师。
    记者:您说的是去学校做老师?还是在你们公司里?
    齐建会:在我们公司里,我已经是老师了,想去学校做老师。
    记者:为什么想做老师呢?
    齐建会:我觉得自己好多的想法、好多的经验,不该自己留着,应该传给别人。借此也把自己的知识经验总结总结,如果不去总结的话,形不成理论。
    记者:您有没有特别欣赏的当代的设计师?
    齐建会:很多,清华出来的一大帮呢。
    记者:相比较建筑设计师,室内设计师被人认识的很少。
    齐建会:没错。建筑是一目了然的,立在那里,你一下就看到了。但是室内的设计,一定要你进去感受,所以室内设计要想做到知名有些难。
    记者:作为室内设计师,您给自己打多少分?
    齐建会:我只希望进入到我做过的室内的人说一句话:这个设计做得不错,而不需要问我是谁。从职业的敬业精神,我应该能打到95分,从个人的作品来说,我觉得只有85分,或者80分。
    记者:作为一个设计师您觉得快乐吗?
    齐建会:很快乐。
    记者:如果不做设计了会做什么?
    齐建会:做老师。

解放军总医院外科大楼2007年

刚果(金)金沙萨中心医院2009年

成都龙泉驿医疗救治中心2010年
    齐建会
    1987年~1995年就读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获建筑学学士学位。
    2003年考取清华大学在职MBA,在职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
    工作经验
    2003年至今  中国建筑装饰工程有限公司设计院设计总监、副院长。
    2001年~2003 年  英国TAOHO(何弢)设计公司室内设计负责人。
    2000年~2001年  中国建筑北京设计研究院室内设计部主任
    1995年~2000年  深圳海外装饰工程公司,组建并担任设计部经理。
    毕业于清华大学建筑学院,一直从事室内设计工作,在长期的工作实践中,参与了很多国家重点工程的设计工作,取得了相当丰厚的业绩成果,设计作品多次获得鲁班奖和国家优秀装饰工程奖等,成为国内室内设计行业有突出贡献的青年设计专家。获得中国建筑装饰协会“杰出中青年室内设计师”称号,2004年中国最佳设计师,中国建筑师学会室内设计分会资深会员。
    在长期的设计实践工作中,齐建会作为设计主持人创作了一大批医疗建筑室内设计以及医院建筑设计,积累了丰富的设计经验和业绩,逐步成为医疗设计领域的设计专家,并立志在医疗建筑及室内设计领域深度耕耘,以精良的设计回馈社会,实现自我价值。
    这些医疗建筑与室内设计作品包括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外科大楼(2003年)、安徽省立医院干部病房楼及急救中心大楼(2004年)、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新建病房楼(2005年)、上海复旦大学儿童医院(2006年)、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2006年)、湘雅医院新医疗区医疗大楼(2007年)、北京协和医院干部保健基地(2009年)、大同妇幼保健院(2010年)、天津医院(2010年)、山东大学第二附属医院外科大楼(2010年)等一系列重点工程、大型医疗公共建筑的设计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