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购物车

韩青松:透过狭窄,豁然开朗

关注:729


    有人说:“作为文博场馆类建筑的优秀室内设计师,韩青松本身就带有一种阴柔的气质。”
    “韩青松的细腻有种羞涩感,他的艺术感觉和具有历史文脉的空间十分贴合,他也不大会去做摩天大楼之类空间的设计,那对他来说很难想象。”有人笑言。
    有这么几个项目,韩青松和它们息息相关。
    韩青松
    大唐芙蓉园——唐文化情结
    2004年,大唐芙蓉园。大唐芙蓉园是西安曲江新区启动的一个标志,作为唐朝鼎盛时期文化的展示载体,该项目集中国园林和建筑艺术之大成,当地政府对此项目的建设十分重视。为求得和项目主旨文化相匹配但又不落俗的室内设计方案,甲方辛苦地四方探求。据说,在遇到韩青松的工作室之前,甲方曾经找过好多家在中国排得上名号的室内设计机构。
    “我们的方案一下子就打动了他们。”后来谈起,韩青松还很兴奋,用了“一下子”这个词。“方案没有别的,就是紧密联系唐文化,与之十分合扣。”长成于河南商丘的韩青松似乎在无意识中就对中国的历史文化有种亲近感,在一贯的设计工作中,并不有意为之,却也信手一拈,历史的气息便扑面而来。
    浸淫于清华美术学院这个氛围久了,韩青松的浑身除了自身的气质,也带有了学院派的味道,但有一点,他还是不擅于侃侃而谈,大唐芙蓉园项目后很久,遇到记者对此的发问总还是一如既往羞涩地笑,“在大唐芙蓉园项目上与我们合作的还是清华美术学院的老师”,他有较深的清华情结,从清华美术学院毕业后,办公地点和合作对象总是离不了清华,他的理由是“我觉得做设计还是不能太商业化,那会毁了设计”。
    无论是主持设计大唐芙蓉园,还是陕西扶风县的法门寺以及西安华清池,韩青松说这都是他和这几个项目有缘分。
    “法门寺可以称得上是世界上最大的佛教寺庙,能参与其中的建设,能有几个设计师能赶得上这样的好机会?”因此,韩青松认为自己和这些盛唐时期繁荣一时的建筑以及建筑文化、建筑哲学甚至建筑感知冥冥中有些渊源。其实法门寺的内部空间设计被甲方委任于韩青松更为现实的理由是延续甲方在大唐芙蓉园和设计师韩青松建立的相互信任和信誉。
    更为现实的版本是,在双方某些争论不休的时候,最后甲方无奈地说:“韩青松,我这么倔!你怎么比我还倔呢?”“这几个项目都是同样的甲方,第一个合作得好,在以后的项目上甲方在你所做的这块上就不会再去招标了,这也是基于双方的交流、合拍。”所以,韩青松的工作室相继获得了政府项目大唐芙蓉园、法门寺、华清池的室内空间设计委托。
    委托设计,一个从市场中来又在市场中博弈而出的方式,它的出现说明中国室内设计行业整体素质在提高和设计市场的逐渐明朗。
    这几年,韩青松的工作室在甲方委托的项目上已经有些做不完的势头了。在市场日益专业化发展的今天,设计专业化在一定的流程上会表现出差异,即每一次都要有所创造。韩青松在法门寺室内空间的设计上所表达出的对环境的真实感受确是设身处地。
    法门寺——不经意的禅味
    2008年,法门寺。法门寺是有1700年历史风尘的佛教庙宇,因其间的几代皇家供奉的指骨舍利而备受尊崇,又因1987年政府重修宝塔,于4月初八佛诞日“从地涌出多宝龛,照古今腾无与并”,2000多件大唐国宝重器的出土在中国文化史、科技史、美术史等方面的研究上有着极其重要的价值。
    “在项目之处,在设计之前,我们就和甲方以及其他方面的合作者一并参观了国内的、香港的佛教寺庙,领略其文化精髓,而后根据建筑设计的理念,在内部空间上表达指骨舍利文化的精妙内涵。”韩青松称述法门寺合十舍利塔室内主要部分的空间环境设计和佛光大道两侧造像、经幢的设计。
    然而设计师在理念之外居然有一个担心,“投资特别大,在商业上如何回收?”“就像酒店,如果内部空间的设计做得好的话,业主会盈利;如果不好,业主就会亏损。在任何一个设计上,我们都希望业主能因我们的设计而有很好的效益,无论经济的,还是社会的。”韩青松说,这也是在和甲方良好的信任基础上设计师所担负的一种应该的责任。
    就拿韩青松所经历的大唐芙蓉园,开业的前一天,周围的地产身价居然翻了200倍。当然这里面少不了项目运作,设计就是锦上添花。在法门寺项目的运作上,基本又上演了大唐芙蓉园的一幕。
无论地宫部分,还是地上空间;无论万佛龛的空间,还是十八罗汉所处的空间,室内部分的设计和建筑设计融为一体,所表现的就是佛教文化的氛围。种、叶、花、果的佛教的气氛,被设计师处理为唐文化的基调法门寺在唐朝成为皇家寺院,从而达到它的顶峰时期,而在一些空间,禅的味道却也时时在不经意的时候有所表露。
    “在中国,佛教被某些人利用以便敛财,其实佛教就是信仰,是优秀的文化。”韩青松说,“心中有佛我们的设计是对佛教文化的致敬。”“现在回头看,项目里有遗憾,造成遗憾的原因是多方面的。如果仍然有甲方来找我们作佛教寺庙的内部空间设计,我们依然会做,这样的项目很有意义。其实,现在已经有这样的项目甲方来和我们沟通了。”
    而在华清池,设计师要把中国传统的浴汤文化展示给现代人。华清池的汤池已经有一千多年的历史。“装饰性的东西很少,在这里要延续的是一种风格历久弥新,保持原有的文化底蕴。”韩青松说。  
    华清池新宫廷主义后的突破
    就在这个项目中,韩青松首次尝试了跨行设计室内设计、景观设计、家具设计,并对家具设计申请了专利。
    对于这次的跨行设计,韩青松说主要是为了配合室内设计,甚至门的细节、灯具的细节、靠垫上的刺绣图案、工作人员的服装都很有设计感,独一无二。当时,甲方完全把这个项目交给了韩青松。“自从做了大唐芙蓉园,对唐文化的了解和感悟越来越深,在这个项目中,就想把宫廷的东西现代化,延续并有所创新。”因此,根据现代人的审美和使用方式,韩青松对配套设施在功能的基础上进行了艺术的创作,在传统的基础上灵活多变。
    室内设计在某种程度上,生命力很短暂,但韩青松自信地说,在华清池这个设计上,他所创造出来的就是具有很强生命力的艺术品,“从某个方面讲,艺术品也是消费品,但它们具有收藏价值,有增值潜力。”为此,韩青松在设计上提出了“新宫廷主义”的概念。例如在华清池的设计上,设计师所提倡的理念是,以“盛、禅、清、养”四字为主题,贯穿整个空间,为前来休闲的人提供一处静念、修慧、展业的福地,并把华清池打造成为一个国际化、市场化、人文化、生态化的著名汤池。
    随着近年来在这种文博场馆室内空间设计的深入,韩青松渐渐摒弃了其他空间类型的设计,越来越向专业化的方向发展。随着行业的发展,设计会越来越向专业和深入发展,而设计师在市场的博弈中也会越来越体会到这种发展所带来的好处,那种“午餐肉”式的设计公司也可能会渐渐锐变为在某个专业方向擅长的专业化公司。
    “我想做的无论室内设计也好,家具设计也好,服装设计或者其他设计也罢,这系列的设计,就是延续一种风格,践行‘新宫廷主义’。”据韩青松介绍,他在华清池的项目上,可以说眼睛所到之处皆是古韵今风,从杯、盘、碗,到烟灰缸、火柴盒,处处均有韩青松本人的设计烙印。
    “做专了以后,就会深入,很多设计师是这么发展的,包括设计公司。”韩青松现在正在作华清池的二期规划,而最早他所设计的只是华清池的一个会所室内空间而已,从最初的意识上的不经意,到现在被甲方委以整个华清池二期的改造,包括规划设计、酒店和博物馆的建筑设计等,韩青松突破室内空间走到了一个更加广阔的空间,他俨然成了甲方的一分子,对华清池产生了浓厚的感情。
    设计从一个细分开始,却越走越宽广,这就是所谓的连锁效应,专业化和综合性并不矛盾。“国内已有一批设计师在做专的基础上摸索,往前冲。”韩青松说,“冲过去了,你会发现,前方已然海阔天空。”
    Q&A
    记者:你最崇拜当下的哪一位设计师?为什么?
    韩青松:贝聿铭。因为他既传统又现代,他的作品既中国又世界。
    记者:你对你目前的成长状态满意吗?
    韩青松:不是十分满意。靠自己打拼的本土设计师尽管都在靠作品说话,但成长的还是比较慢,需要更大的平台和支持。
    记者:你对自己的职业表现打多少分?
    韩青松:90多分吧,因为我对任何项目很负责,不搞商业化运作。
    记者:如果你想对一位设计师进行采访,你想采访谁?会问他什么问题?
    韩青松:贝聿铭。我会问设计的最初定位。
    记者:如果穿越时空,你能约会某位设计师,你会约谁?
    韩青松:贝聿铭和赖特。
    记者:你觉得自己什么时候离设计最近?
    韩青松:画图的时候。
    记者:做设计你估计自己能做到多少岁?
    韩青松:一辈子吧。
    记者:不做设计了,你会做什么?
    韩青松:还是设计吧,也不会做别的。
    记者:你有什么爱好吗?
    韩青松:没有,忙得没时间。除了做设计,还要管理工作室,最要命的还要催款。

    韩青松个人简历
    毕业于清华大学美术学院
    高级室内设计师
    主要作品
    西安大唐芙蓉园博物馆
    西安大唐芙蓉园芳林苑酒店
    广西百色起义纪念馆
    河南安阳博物馆
    西安法门寺合十舍利塔
    太行山八路军纪念馆
    新疆喀纳斯湖度假酒店
    西安华清池御汤壹号苑会所
    福建武夷山度假会所
    获奖作品
    西安大唐芙蓉园紫云楼、仕女馆、芳林苑酒店获得2007年建筑装饰协会文化创意产业年建筑装饰工程公共项目设计竞赛一等奖法门寺合十舍利塔室内外设计工程
    获得第二届(2009)中国环境艺术奖(综合类)最佳奖西安华清池御汤壹号苑会所获得2010年吉博力杯公共空间设计优秀奖

    西安华清池御汤壹号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