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购物车

李康运:破旧出新 汲取新鲜思维

关注:436

    2014年11月6日-10日,由《设计家》传媒出版机构主办,简一大理石瓷砖承办的“中国设计精英之旅(银川站)——上海‘地域文化与当代设计’考察之旅”在上海举行,16位银川设计界精英应邀来到上海,考察体验由海内外知名设计团队打造的代表性空间,并同期举办“2014中国‘地域文化与当代设计’论坛”,与沪上精英设计师共话设计,探讨论题。

    受访嘉宾:宁夏昌禾易上国际设计机构设计总监李康运

    记者:李老师您好,感谢您接受我的采访。近期,在您的设计中,您比较关注的有哪些方面?
    李康运:我现在比较关注工装项目,特别是通过这次活动,更唤起了我压抑很久的一种热情。
    工装项目我现在做得比较少。其实我在很多年前与酒店项目比较密切,但是出于一些思想上的原因,我觉得那时的工装项目,很多实际上不叫设计,是在应酬。那些项目并不是通过设计被别人从专业上认可,进而去完成一个项目、成就一项作品,而是在拉关系,谁与业主的关系近,项目就给谁做。所以我很长时间对工装项目比较排斥,再加上我在银川呆了7年多,银川相对较好的工装项目也比较少,所以很少有机会有合适的项目做,也导致我现在一直做家装项目和别墅项目。 
   
    记者:那您现在对工装项目有什么想法?
    李康运:近一两年来,我有一个想法。我觉得一直做别墅、家装的项目,就没有一种新的思维来打破旧思维。破旧才能出新。要有新的东西,可能就要颠覆自己、打破自己、否定自己。
    如果自己不实际去做,只是看别人的作品,就远远达不到我想要的效果。所以接下来,我会尝试去做一些我能接受的工装项目。我想以此突破自己,打破自己的一些旧思维。

    记者:李老师,您说您现在处于破旧出新的状态,也需要汲取新鲜思维来激发自己更多的想法。本次设计师活动,活动目的实质上也就是为了达到您刚刚所说的状态,您觉得效果怎么样?
    李康运:我觉得收获非常多。这次的行程安排得非常紧密,这就意味着可以拜访更多的知名空间,也意味着可以跟上海更多的优秀设计师进行沟通、交流、学习,为我们提供了一个零距离接触上海精英设计师的机会,一些疑问、困惑在这次活动中得到了解答。这正是我所特别期望的。比如说我参观了Studio HBA 赫室,看到了他们怎么做工装项目。银川离上海很远,依靠普通的途径我可能也接触不到这些,而这些内容对我未来做工装项目有一些参照和启发。

    记者:这次活动是由简一大理石瓷砖承办的,对于大理石瓷砖这种材料,您有什么看法?
    李康运:我主要做室内设计,经常会用到大理石瓷砖这种材料。我觉得这种材料是历史上的一个创新。我们说一个行业,特别是像建筑设计行业,目前来说,在这种环境里基本上不会诞生真正的大师,只有在材料发生重大革新的时候,才会诞生大师。这是从史书,从建筑师产生到现在,一路走过来的历程证明了的。

    记者:就是建筑设计界每次诞生大师的时机一般都集中于材料发生根本性革命的时候。
    李康运:对,重大的革命,比如说工业化时代的到来,钢筋混凝土的诞生,玻璃的诞生才会有现代建筑,假如没有玻璃,假如没有钢筋混凝土,怎么会有经贸大厦?没有这些东西就没有大师的诞生。也就是说大师从思想的形成到最终落地,必须依赖于基础材料。
    简一大理石瓷砖虽然不是说无中生有,是在模仿石材,但是它能代替自然资源。我们可以不用去挖山,不用去开采天然石材了,这个对环保无疑是最好的事情。就好比说大米,袁隆平把大米的产量每亩提高了一两百斤,他已经能够获得诺贝尔奖那么大的一个功勋了,如果大理石瓷砖能够做到完全模拟天然石材,与天然石材一样逼真,正反两面也都像天然石材,那功劳岂不是不可想象?
    简一大理石瓷砖也正在思考这样的事情,他们的第7代、第8代、第9代瓷砖就在朝这个方向努力,里层外层效果一样,做成完全跟天然石材一样的。

    记者:李老师您在强调环保理念,实际上也就是强调了社会责任感的问题,在设计创作中,您是不是也会经常思考责任感的问题?
    李康运:不会。因为这是一个潜意识,不需要你考虑的,就好比我们的身体反应,敲一下膝,腿就会弹起来,你要想吗?想已经来不及了,就是条件反射。
    责任感已经是自然而然的下意识行为。谢谢李老师。(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