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购物车

余佳:文化的渗透, 概念的延续

关注:459

    记者:简单评论下和LSD的合作,是否满意?
    余佳:现在的两个样板间都是我管的项目,它是不同的单位,第一套是我们和LSD合作的,第二套是另一个设计师合作的,其实整个项目很大,有很多个设计单位为这个在服务,他们都是很优秀的设计师。

    记者:您认为这个项目最大的难点和亮点是什么?
    余佳:最大的难点应该是我们如何把一开始设想的东西贯穿下来,比如我们想表达中国传统文化一些内核的东西,但我们不想符号化的表达,我们实际上是用很现代的手法去体现,最开始从规划,从整个建筑的平面布局,到立面的设计,包括室内园林的设计,都是贯穿下来的,它其实是一个完整度比较高的项目,这点是比较重要的,因为你的设计概念不仅仅体现在设计专业的某一个方面。

    记者:您的项目地处有着深厚而复杂地域文化的北京,您从设计上如何做到匹配?
    余佳:我们希望在这个项目中体现的不仅仅是一个普通意义的豪宅,我们用的材料不一定很名贵,我们是想表达一些文化底蕴的东西来,我们也觉得现在的客群也不一定是很土豪的感觉,我还是希望能做出一些低调,品位,文化,这几个词会更关键一些。

    记者:刚才您也说到,虽然是豪宅,但并不是用很物化的东西去表达,您在选材上是如何考量的?
    余佳:材料上还是更贴切的东西比较适合,比如说立面上的材料,用的也是进口的石材,德国红砂和丹枫白鹭,首先不是很张扬的石材,但和我们整个项目的气质很吻合,比如第一套的那套地面,选的,是一款叫“彩云飞”的石材,不能叫做玉石,但整个图案肌理很像中国的山水画,这种气质的相符是比较重要的,我们希望材料的调性能和我们最初设想的设计意图是一样的。

    记者:如果要排序选材因素,比如价位,品质等…您会怎么排?
    余佳:比较难说,应该还是吻合设计意图为第一位,其他成本的因素也要把握,合适就行。

    记者:在做这个项目的时候会不会有一些难忘的回忆?比如理念不同的矛盾如何处理的?比如在某些地方一拍即合非常兴奋?
    余佳:有很多冲突在里面,我们分很多单位,有建筑规划单位,园林景观,室内设计师,软装单位,这些就像一部戏一样,各自有各自的角色,甲方更像一个导演,去提相应的要求,过程依然慢坎坷,最后只能协商,某一方会让步,我们也会,只要最后呈现出来的东西是我们想要的就可以了。

    记者:中粮瑞府这个豪宅相比北京其他豪宅,有哪些不同?
    余佳:业内来看,对我们这个项目评价还是很高的,整个项目不同于纯中式,整个调性是贯穿的,但也能符合各个年龄段人的审美,不是那么常规,中式手法的表现也很不同,会比较耳目一新,我们最强调的是,不要表面的中式,比如有一套,硬装上是比较简洁和现代的材料,软装上是中西的一个对比和冲突,另一套会比较摩登和时尚,材料也会更丰富一些,都是不同的表现手法,但核心是一样的。

    记者:当时是基于什么考量决定是这种现代中式风格的?
    余佳:这个项目解题是从私密性开始解题的,这种高端住宅私密性是第一位的,第一位确定后我们就要解决庭院和建筑的关系,很多常规的就是建筑在中间,庭院在四周,庭院私密性是比较差的,我们就希望能用建筑来围合院落,院落是在中间,院落和建筑的每一个空间有更好的关联关系,比如餐厅老人房啊都能有很好的互动,你会发现我们强调的这些会和中国传统的这些,不管是中国园林也好,还是北方四合院也好,都是有很多共同地方的,其实我们表达的是一个中西内核的一个项目,你看到的是一个现代的东西,园林上也好,建筑上也好,他所呈现出来的对客户的表现程度的,没有室内那么直接,室内会让人们感觉更强烈以及更有冲击力一些,其实在样板间表达上会更去强化这一点,所以整个概念是延续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