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注册|购物车

陈威宪: 品味才是最值的尊敬的东西

关注:667

    记者:办公空间是一个理性与感性为一体的环境,您认为办公项目都有什么样的空间表现形态?
    陈威宪:办公室设计,是为了一群共同工作的人所营造的空间设计,那是属于公共与私密的混合环境,我相信,空间的品质会直接影响人的心情及行为,在这个追求效率的时代,空间的视觉体验,必须以清晰现代的符号,告诉所在的人应该做些什么,当办公室不再只是办公室的时候,我们设计师的想象力就需面临更多的挑战,因为,管理者已经不用那些传统的方式运作一个公司了;他们想要管的不只是所有人的专业及生产力,还有一个重要的部分,“工作情绪”,一般传统办公室的设计,主要目的是强调公司形象,所以公司门面工程的预算会放多一点,甚至只需要在门面接待及老板办公室做好就可以,但是现在的办公环境要求不只如此;
    我认为,现代优质的办公设计必须具备下述几点:
    第一, 公司文化;要在每个空间表现出来,过去习惯贴标语,现在可能是图片之类的,但我觉得更好的作法是“空间气质”,利用色块,材质及家具来展现这个公司的个性。
    第二,体现管理的空间系统;员工的座位排布效率是非常讲究的,如果管理者清楚如何控制工作人员的质和量,那座位的排布就会明确地显示公司运作效能,例如主管的位置,如果一种在廊道端头的独立房间,另一种则是开放地混在员工座位之间,将会是完全不一样的两种效果,这就是为什么每个新任的ceo,第一个礼拜总要把自己房间的门拆掉是一样的逻辑,所以现在真正好的办公环境,需要以员工的角度及需求来安排空间,不是老板自己。
    第三,环境心理学;办公室的许多空间往往都有清楚的目的性,例如主管谈判的会议室,我们会把两者的椅子作点变化,让主管高度高一点,让他背着后面的落地玻璃,使较强的光线直射对方眼睛,所以潜意识地增加主管气场,这就叫环境心理学,如果客户服务的业务区有接待需求,则相反,服务台的高度就应该越低越好,让客户不觉得是来求你的,是来享受服务的,员工在不同尺度的空间会感觉到不同的管理系统,不必标语就知道应该做什么才适合,会议室有可能不像会议室,是客厅的一角,但一定有白板及作记录的设计,这些空间混搭的目的无非都是想创造更有气氛的办公环境,全世界都在争相模仿google的趣味空间,弄的好像像咖啡厅或是家里就是优秀的办公环境一样,其实还是要回头想一下空间的目的,过或不及都不对。
    第四,细节及材质;公司的文化虽然抽象,但是仍然可以找到适合它的符号去强调,最常用到的是某个几何符号的设计,以这个几何符号去选择所有相近的家具,门把及所有设计,我们曾经被intel要求,对每一个细节设计,都必须有明确的目的,要写清楚公司花了这个钱可以达到什么目的,如果没有效果,那就不如不作,特别是色彩计划及材料表的决定,都会明显改变设计的结果,所以办公室设计,是一种对细节的系统工程,挑战着设计师对这企业的理解和艺术敏感度。

    记者:现在的社会整体以人为本,而办公空间越来越注重温馨、舒适的氛围,您是否认为这是一种潮流?这种理念会长久的流行在办公空间中吗?
    陈威宪:首先我认为温馨舒适是很重要的,因为工作环境就是另一个家,没有人会拒绝一个有质感的工作环境,如果要让工作变成一种享受,第一体现的应该是环境,这是发达国家都在改变的事实,否则公司就失去吸引人才的条件,但是所谓的温馨舒适,目的是让大家放松,更多的交流和关心,并不是全部的空间都变成这样,还是要分几个属性,这是一种对人的行为尺度所界定的艺术,其实是对“自我”的一种空间划分,人需要独立的界定,所以给他适当的分隔及桌面是必要的,如果他需要交流,那就给他们机会交流,在茶水间附近增加一组沙发或是高脚桌,如果他需要被关注,就该有员工照片墙及相关激励的互动留言板,所以“温馨舒适”并不代表会花掉装修很多钱,而是尺度上的拿捏,除了人的外在尺度,还有心理的空间尺度,更多的是设计师运用色彩及家具来表现质感。

    记者:这几年,许多单位都选择"低调"办公,一直作为身份象征的高端气派的办公家具也开始“瘦身”,对于这种现象,您是怎么理解的?
    陈威宪:如果所谓的“低调”是指较便宜的家具,我觉得那是对的决定,中国的客户在国际上被公认是最喜欢昂贵家具的一群人,特别是对高端欧式的青睐,仿佛没多花个几十万就没品味一样,但是大家开始知道了,昂贵的代价不一定就能得到高级的品味,我记得帮国外的汽车公司设计总部的时候,他们的管理者反而需要非常简单却合用的设计,常常为了这些功能去思考个人尺度,习惯,工作流程,然后再决定家具的样式及材质,事实上都不昂贵,只有那样才是对自己的自信表现,家具可以低调,但不能没有品味,品味才是最值的尊敬的东西。

    记者:您在2014年金堂奖的获奖作品《VIPABC陆家嘴总部办公室》令我们印象深刻,在这种程序化工作的空间中想要有突破和激情,您是从哪几个设计要素上去体现?
    陈威宪:这是一个网路教育的公司,拥有非常多独立思考的创意型员工,所以在定位上必须更多超越,
    第一. 我们试着把他们特殊管理系统变成空间形态;例如:不定期的分组团队,就让大家的坐位变成活动的,所以到处都是讨论空间,咖啡座,吧台等。高阶主管却是在所有开放办公区的中间,如同服务台般的座位为所有人服务,互动性非常高。
    第二. 活力,且有效率;我们用非常鲜艳的颜色区分房间及桌面,目的是然一切更有活力,利用夸张的高低差,作为大会议室的讲台,主持人甚至可以直接走上大家的桌面,头脑风暴区是一处可以随意打滚的地方,这边的氛围,就是要大家尽情地创造与想象。
    第三. 科技元素生活化,我们设计了很多线条,布满了全区的地面,隔间用了大量的玻璃,希望制造更多的穿透感,但充满了非常多意外的颜色,家具及艺术软装,特别是那棵树,我们放弃了仿真树,设计了一棵创意树,用大家的指印作为树叶的艺术品,这个地方,就是想直白地表现这家公司的与众不同。

    记者:家具产品众多,您选择何种方式购买家具?您更青睐于哪种材质的家具?在选材方面有什么考量?
    陈威宪:如果数量允许,我们更多经验是独立开发家具设计,因为在中国,开发家具并不算太贵,而且可以更精准地配合环境的质感,当然这么做意味着要花设计师更多精力去尝试各种样式及材质,例如我们为了解决业务区的隔音问题,开发了蜂巢式隔板系统及太空舱滑盖式工作站,里头把双显屏及电话系统,甚至纸巾盒,文具盒,白板,垃圾桶都设计进去了,材质上面,尽量用能吸音的布料,环保漆及防火板,这些基本上都可以在工厂预制,如果可以拆装替换,更是可以增加家具的使用寿命。

    记者:办公环境设计越来越多样化,展会也越来越受设计师以及业主的喜爱,您认为国内的展会与国外展会的异同点在哪? 
    陈威宪:外国展会东西没中国多,但是质量精良。

    记者:今年广州办公环境展又火热开展,您认为什么样的展会可以吸引您的眼球?国内展会应该如何进步?
    陈威宪:所以,展会的内容最好能分类主题,以集中表现展示目的,提前设计一个题目,邀请优秀的设计师参赛,作些更有创造性及颠覆性的想法,落实到相关家具及建材的设计,例如,办公管理软件与空间设计的主题,使会展具有一些设计的探讨深度,不是只有家具,搬来搬去的展销会而已。